• <tr id='439f1'><strong id='41071'></strong><small id='7a532'></small><button id='3dba0'></button><li id='a6081'><noscript id='f4c99'><big id='71793'></big><dt id='06d9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c0c9'><option id='e57cf'><table id='af426'><blockquote id='aadc1'><tbody id='7b83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e8f0'></u><kbd id='2c02b'><kbd id='af59f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cca8'><strong id='3a8d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4e282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a8d30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d2cd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47b4a'><em id='315b7'></em><td id='c7035'><div id='b196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94b1'><big id='bdea8'><big id='1c09d'></big><legend id='7140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20e0'><div id='7dc56'><ins id='65ac4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f4d70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da05a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0b25b'><q id='278de'><noscript id='ec464'></noscript><dt id='edddd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4a0a'><i id='85870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雨水春意浓

                   雨水春意浓
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文/高海峰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雨水节气已经过了好几天,却丝毫感觉不到春的暖意。坐在摩托三轮车里依然要穿上厚厚的棉大衣,乡间的路上,行人依稀,偶尔看到远处的麦田里几个老人在比划着,聊着庄稼地的故事。只有路两边的芦苇随风摇曳,在欢呼着我们的到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一路风尘,一路颠簸,终于来到了有线电视用户村口。柴新华老人在村口向我们打招呼,然后很客气的跟我们说:“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自己不小心摆弄遥控器,结果把我们邳州台,搞没有了。我还就喜欢看邳州台,自从退休以后,我就带着老伴回农村居住,农村现在环境好,到处整洁有序,还能和老发小们打打牌,养养花草种种地,我又对市里感兴趣,以前能坐车,现在坐车就晕车,只有在邳州台里,能看到市里的大发展大变化,看看国家好的政策,我看过就向村民们传达,农民很有盼头。”边走边说,崔师傅笑说:“哪里啊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为用户服务是我们的职责,您老能退休来农村也是挺好的,您今年有七十岁吗?”老人哈哈大笑,“还七十来,只有再倒退十年了”,“真看不出来有八十了,保养的真好啊,”崔师傅感慨着。“现在无忧无虑的,孩子们让我去市里,我不想去,还是感觉农村自在,农村广阔天地,大有可为嘛”,老人没说完,就打开了院门。电视还在开着,老人拿着遥控器激动的说“我不知道按了哪里一下,再找就找不到邳州台了,”崔师傅接过遥控器,搜下频率,看了一下,开始重新搜台,边搜的时候,边教老人,没有多会,邳州台就出来了。老人道,“到底是老了,电子的东西还得好好学,看电视是我们这些老人的最大爱好,春节过后,年轻人都出去务工了,没几个会摆弄的,谢谢,谢谢。。。”握着崔师傅的手不放下,崔师傅忙说“您客气了,有什么事,您打我电话,最快赶到,我们还有事”。老人忙的又拿烟又拿火机,崔师傅忙的摆手,急忙离开。老人在门口不断的摆手致谢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又来到前面一个村张老汉家里,他不断的埋怨,电视看着看着,图像就越变越小了,有时候砸一下就好了,一晚上得砸几十次,你们快给看看。崔师傅笑了,我们做理疗的,还得给开刀手术,在电话里,一个劲的催着来,没有说清原因,我现在没有检测,就知道原因了。你家那个电视肯定是个老掉牙的电视吧。张老汉忙说,你怎么知道的,十年前在破烂摊子买的。崔师傅笑了,你把电视打开我看看。果然,刚开始,图像好好的,放着放着,开始缩小了,拍下又正常了。崔师傅说,这是你电视坏了的原因,我们没法修,你看看,我们的信号是满满好好的。边说边测量给张老汉看看,告诉他信号多少是正常,修下电视就会好了。张老汉满脸的歉意,这大老远的把你们叫来,太过意不去了,老婆子抓紧炒两个菜,我请两位师傅吃午饭。崔师傅忙说,你们忙,我们还有事,村头的监控有问题我们还得去看看。说完,我们急忙离开张老汉的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中午已过,肚子开始咕咕的了。村口的监控显示有点问题。崔师傅用脚扣爬了上去,仔细检查以后,是接头氧化的原因,崔师傅重新接好以后,下来告诉我,这全镇几百个网络监控,可都是静止无声的警察啊,年前有个老太走失了,幸亏这些监控,迅速锁定了老人的位置,不然夜里活活冻死了,有了这些监控,小偷小摸也少很了,所以一旦有问题,就会有各种隐患。我抬头看那监控,在灰蒙蒙的天空里,格外的耀眼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正在吃饭的时候,崔师傅又接到戴庄村一个老人的电话,说电视又不管看了,让抓紧过去。崔老师安抚他不要着急,吃好饭过去。那边还有些不相信,说都快三点了,吃的什么饭,崔师傅耐心说,刚刚忙完,才有空吃上一点,吃好就过去。电话挂了之后,崔师傅说,这个周老头最近经常性的,有时候是后面的开关关上了,有时候是插头拔掉了。自从正月十五过后,出现很多问题了,他老伴是个脑梗患者,坐在轮椅上,就喜欢看电视,所以每次都很着急。说完,几下狼吞虎咽,把饭吃完了。我也只有跟他一样快马加鞭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到了周老头门口,周老太坐在轮椅上呀呀的跟我们说着听不懂的话。崔师傅上前跟她打招呼,腿上盖的毯子又给收拾了一下。周老头忙的把我们喊进屋里,说他换台没有声音了,摆弄一下这个盒子,就没有台了。崔师傅笑了,把机顶盒里的卡片抽出来,你看你插反了吧,应该是这样插的,这些东西平常不要碰。重新插上以后,故障排除。周老头笑了,周老太在门外也笑了。我突然感觉这里哪点情况不对呢,我说崔师傅,这老头老太太,可能看到你,想起来什么吧,不是电视能看,就能高兴起来的。他们的孩子是不是过了十五都出去务工了,崔师傅点点头,我说这就对了,这就是空巢现象,孩子们乍走,他们有点不适应。所以有线电视就跟着老是坏了。周老头低头不语,眼里已经有了泪花。喃喃地说,自从孩子们走后,老太婆就脾气坏起来,看哪个电视都不顺眼,家里附近都没有人来,我看上天小崔修电视走后,她很高兴,所以就想给你们打电话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不断的向我们赔不是,崔师傅立在那里,紧紧地握着周老头的手,我们的是应该的,你们放心,只要下次路过这边,我都会来看看,再来十年二十年我们不烦,就是电视没有坏的时候,别再打电话催了。周老头笑了,那我们都成老妖怪了,下次不会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远处的夕阳越来越远,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天气里,我的心暖暖的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江苏有线好,更近夕阳情。雨水的季节确定来了,春天就在眼前,望着远去的夕阳,那么的红,那么的红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高海峰,80年生,文学爱好者,在文学沙龙,邳州文化上发表数篇散文小说!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4164430.jpg
                *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1996 - 2016 86516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    彭城视窗 彭城社区 苏ICP备0506319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:苏B2-20150194

                联系我们|86516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炸金花下载神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